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邂逅

———雪舞的世界玲珑的心———

 
 
 

日志

 
 
关于我

雪玲珑:一个女人,一个简单的女人,一个很女人的女人,一个宽容、大度、平淡的女人,一个梦里也有丁香五瓣的紫色女人。

网易考拉推荐

我为爸妈系上了五色线  

2009-05-28 18:55:11|  分类: 亲情无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为爸妈系上了五色线 - 邂逅 - 邂逅... 

 我为爸妈系上了五色线

 

 

 文/邂逅

 

今天是一年一度的端午节,这个端午节,在所有人看来也许是再平常不过了,而我却要在记忆里,深深的记住今年这个端午节!因为,这个端午节,我为爸爸妈妈第一次系上了五色线!

 每年的端午节,只要我方便,我都会早一天回家,帮妈妈把粽子包好,煮上。以前为的是能让家人吃到我包的粽子,大家都说我包的粽子好吃、紧实,吃起来筋道。现在是不想妈妈太辛苦。

 前天,就是二十六号,我还在群里和姐妹们闹着,突然想起要问问妈妈,米泡上了没?是想今天包还是明天包。我本来想好是提前一天回家的。

 电话一打过去,妈妈说:“我早上就把米泡上了,现在正在包呢,都包了好几个了。”

 我赶和妈妈说:“我还以为你今天不能泡米呢,多亏我打个电话,要不我还等着明天回去帮你包呢。你放下吧,我现在就回去,你等我。”

 妈妈一听我这么说,就说道:“你不回来也行,愿意明天回来就明天再回来,我自己慢慢包吧。”

 我问妈妈:“你泡了多少米?”妈妈说:“十斤,我想今年多包一些,谁爱拿就拿点。”

 我一听就急了:“十斤米你自己包?你得包到什么什么去,你等着,我马上就走。”

 妈妈一听我这样说,高兴的说:“那行,你回来吧,我不包了,等你回来包。”

 就这样,我着急忙慌的就往家赶,也忘记和朋友们打个招呼再走了,心里光想着那一大盆米和一堆粽叶了。

 下午两点多我才到家。下车往家走时,正好看到爸爸在东边树林里的小菜园为小苗浇水。我老远的就喊到:“爸,我回来了。”

 爸爸一听我喊他,忙转过身来看着我说:“哎哟,我大姑娘回来了。”

 大热的天,我看到爸爸一头的汗,一个人在地里忙活着,就和爸爸说:“爸,我帮你浇吧。”

 爸爸一听我要帮他浇水,赶忙说:“你回去吧,不用你,我一会儿就浇完了。”

 我知道,这个时候妈妈一定在家等我回去帮她包粽子呢,如果看我还不回去,那她一定得自己包。妈妈坐久了会腰疼,终究是七十岁的人了。我看着爸爸,又想着妈妈,不舍的和爸爸说:“那好吧,我先回去,帮妈包粽子,你自己慢点干,累了就歇会儿。”

 二点四十多我进了家门,一进门就赶紧进厨房忙活起来。妈妈看我热的脸红红的,让我休息一下再包,我说不用了,快点包完好煮上,不然米泡久了不好吃不说,也没营养了。

 妈妈已经包了四五个在大蒸锅里了,我边包就边直接也往大蒸锅里放,因为十斤米,一个锅是煮不下的。把大锅包满了之后,我要妈妈先煮上,这个锅大熟的慢。妈妈心疼的说:“不煮,等小锅里的也包好再一块煮,天太热,一开火,这厨房更热,不着急煮。”我知道妈妈是心疼我。

 将近四点半,我把粽子都包好了,和妈妈一起把包好的粽子都煮到了锅里。我想,这时候爸爸一定快回来了,他已经很累了,我不能再让爸爸做饭,得让他进屋就吃上现成的饭。

 妈妈前段时间感冒一直没有好利索,我回来的前一天早上,她和爸爸上菜园干活穿的少了,又着了点凉,有些不舒服,煮上粽子,妈妈就在沙发上躺下了。

 两个锅一块儿煮,火眼腾不出来,又到了晚饭的时间,我就开大火,看着小蒸锅开起来后,把它暂时端了下来,这样就腾出一个火眼来,我好赶紧做饭,要不爸爸进屋该吃不上饭了。

 我先是把中午剩的米饭用炒勺炒热,盛出来,用盆盖上,又把爸妈中午剩的酸菜粉热到锅里,又添了些水,调成了汤。一边看着锅,一边洗了半棵甘蓝和一个紫皮洋葱,这边锅里的菜热好了,我也把甘蓝和洋葱切好了,盛出锅里的菜,放大火,用酱爆炒了一份洋葱甘蓝,出锅时拍了几瓣新鲜的蒜撒在上面,这菜的香味一下子就出来了。这样饭做好了,我又把小蒸锅端上去,也没耽误煮粽子。

 我刚把饭菜端上桌,爸爸就进屋了,我叫醒了在沙发上睡着了的妈妈,让爸爸洗手吃饭。

 爸爸进屋就倒了一大杯凉白开,大口大口的喝光了,他说他就是渴,都不想吃饭了。我知道爸爸是累过了劲了。我心疼的看着爸爸和妈妈,当时心里真的难受极了。

 妈妈醒了一看我把饭都做好端上来了,高兴的说:“哎,我大姑娘回来,我们又能吃现成饭了。”

 开始我还以为爸爸是太累了,才吃的那么少,原来他是看菜好吃,又不舍得吃了,早早放下筷子,说吃饱了。妈妈一看,还有不少洋葱炒甘蓝,米饭爸也没吃光,本来米饭剩的就不是太多,妈妈以为是炒过的米饭不好吃,她尝了一口后对爸爸说:“这饭不是挺好吃吗,我还以为你不爱吃呢,要不是我吃饱了,我就把它都吃了。”

 爸爸一听妈妈这样说,就说道:“那我再吃点?”

 我和妈互相看了一眼,都在心里偷笑了一下,我们知道,爸爸从来都是这样的,他要是吃什么好吃了,他绝对不会多动的,总是想留给妈妈和我们多吃。

 我看着爸爸把剩下的菜和饭都吃了,我才开始收拾碗筷。

 吃过晚饭,妈妈照例要出去走一下,每天她和爸爸吃过晚饭都会下楼走走,可今天爸爸真的是太累了,吃过饭就在沙发上歪着眯起了眼睛,我把爸劝到了床上,爸爸躺下不一会就睡着了。我一边看着锅里煮的粽子,一边把爸爸脱下的脏衣服洗了出来。因为边煮边得往里添水,粽子会很吃水的。

 爸这两天是太累了,天太旱了,一直不下雨,爸爸心疼菜园里的小苗,就自己挑水浇地,不然爸爸从来不会让脏衣服过夜的。受爸爸的影响,所以我也养成了和爸爸一样的习惯,从来不会让脏衣服过夜的。

 洗衣服的时候,我给哥打了个电话,告诉哥我明天不能回去了,我要帮爸爸妈妈浇小苗,爸这两天太累了,妈妈还感冒着。吃晚饭的时候,哥来电话说要我明天回去帮他包粽子,米他都泡上了,虽然他也能包,可是他包的不好吃,他说我包的紧实。我说我不想回去,可是妈妈说让我回去帮他包。

 我告诉哥,就让他说是他不让我回去的,说他自己已经包上了。这样妈妈就不会让我回去了,哥说行,他知道了。

 到了七点,粽子煮的差不多了,我关了火,放那儿闷着,爸爸也醒了。我赶紧烧上水,让爸爸泡泡脚。爸爸泡好了脚后,我说“爸,我帮您修下脚吧。”

 爸爸说:“不用修了,你歇着吧,你也挺累的,不修了。”

 我说:“不行,你和妈眼神都不好,你们自己把脚指甲剪的都缺肉了。”

 每过一段时间,我就会帮爸爸和妈妈修一下脚,因为他们年纪大了,死皮会脱的很快,不经常修理,指甲就会往肉里嵌,他们自己又看不清,总是会弄出血。

 爸爸拗不过我,就把脚递了过来,自己搬着腿。我说:“你就把脚放在我腿上就行,你搬着它干嘛。”

 每次给爸爸修脚,他都不舍得把脚放我腿上,他说太重会压着我,怕我累。

 我每每的看着爸爸肿胀的双脚、和那因静脉曲张鼓起好多包包,并且都变得发黑的腿时,我的心里都说不出来是个什么滋味。爸爸说他不疼,都习惯了。可我怎么能相信他说的是真的。

 爸爸的腿是因为当兵的时候,走路走的太多而引起的静肪曲张,后来转业到单位从事的工作站着的时候很多,让爸爸的腿病更重了。后来单位才照顾爸,不让爸爸在一线了,把爸爸调到检验,这样爸爸工作的时候就不用总是站着了。

 前些年,爸爸也在油田总院做过手术,可是效果不是很好,但却很糟罪。后来又听说哈市有专治这个病的,只要打针不用手术就会好。爸爸听了我们的劝,去打了针,这次爸爸更糟罪,效果也没有他们说的那样好。这以后爸爸就再也不相信任何地方的广告了,也不再去积极的治疗了。他说他老了,经不起折腾了,这样挺好的,他都习惯了,再说,这病也就这样了,一直也没再加重,什么都不耽误,就不看了。这些年一直就这样挺着,虽然没有什么不好的发展,可是我每次看到爸爸的腿,我都会难受、很难受。

 给爸的脚修好了,妈妈也上楼了,爸爸就去给妈妈倒水洗脚。自从那年妈妈有病不能弯下身自己洗脚开始,爸爸就一直给妈妈洗脚,现在妈妈自己能行了,爸爸也不让妈妈自己洗,总是他给妈妈打水洗脚。我觉得爸爸妈妈真的很幸福。我没去抢着做,而是让爸爸帮妈妈把水弄好了,把脚泡在水里,我就说:“妈,我也帮你修修脚吧。”妈妈说:“你还成了修脚工了。”我说:“我们小的时候,你们不也是这样给为我们做这些吗。”

 看着妈妈享受的让我摆弄着她的脚,嘴里不停的唠叨着:“你妹妹也能干这些,可是她不会经常想着。”

 我知道,妈妈心里是在比较,一样的孩子,可是却不是每个孩子都能做到这些的,但是在她心里,多么想,大家都能和我一样啊,倒不是帮爸爸妈妈修修脚就表示我多比别的孩子孝顺,可我知道,他们心里在想什么,在孩子们小的时候,他们对所有的孩子可都是一样的啊。

 帮妈妈修好脚后,爸爸妈妈坐那儿看电视,我就去把煮好的粽子捞出来几个用凉水泡上,端给爸爸和妈妈,让她们尝尝。看着爸爸妈妈吃粽子的样子,我不知道有多开心。

 趁这个时候我和爸爸说:“明天我和您一块浇地。”

 爸爸说:“不用,你起不来,我们每天早上三四点钟就起来了,你睡吧,不用你,我自己就行了。”

 我没多说什么,爸爸妈妈睡下后,我自己又看了会电视就也去睡了,我怕我睡晚了明天会起不来,我一定要和爸爸妈妈一起去菜园浇小苗。

 第二天早上,爸爸不到四点就醒了,我听见动静就起来穿衣服,爸爸和妈妈一看我还真的起来了,也没再拦我,给我也找了件长袖衣服,因为今天要去北油湖边上的小菜园浇地。早上太凉了,湖边上会更凉。

 到了小菜园,爸爸让妈妈用喷壶浇黄瓜和小菜,我就和爸爸一块浇挨着这个小园里的黄豆。

 那黄豆苗旱的、土干干的,爸爸说再不下雨,这苗都得旱死了,不浇不行呀。我看爸爸用镐把本来平平的没有垅的地方,弄出了沟, 变成了一条垅的样子,这样浇上水就不会流到垅下面了,我就接过爸爸手里的镐,照着样子干了起来,爸爸说:“你别说,我大姑娘干啥像啥。”

 这边我把垅培起来,爸爸就去挑水,一棵一棵的浇小苗。 我培了两根垅,腰就开始酸疼,我想,爸爸一个人在地里干活,那又会是什么滋味呀。我加快速度,很快就把十几根垅都培好了。又跑去帮爸爸压水,爸爸来不及挑时我们就直接把水给拎过去。爸爸在小菜园里打了一口压井,这样浇地会方便些。那地方,基本上家家都会在小菜园里打上一口这样的井、在天旱的时候,也会很方便的用水浇地。

 都忙活完了,我和爸爸就回到妈妈这边,把鞋收拾干净,又拨了点小葱和菠菜就回家了,妈妈说要用菠菜和鸡蛋做汤,妈妈一直都很喜欢我做的汤,淀粉加的正合适,清淡、爽滑。

 上了楼,爸爸和妈妈照例是先洗漱,然后上香,因为他们供佛,很虔诚。我洗了脸就去厨房,把前一天晚上煮好用凉水把上的粽子,换了一遍水,动作麻利的把菠菜洗净切好,打了两个鸡蛋,准备做汤。爸爸和妈妈上好了香,我的汤也出锅了。

 妈妈边喝着汤,嘴里还边说着:“我就爱喝这菠菜鸡蛋汤。”我知道,其实她是在说今天的汤很好喝。

 吃过早饭,我陪爸妈一块去市场,因为明天是初五,他们要上供,要买好几样水果,每个月初一十五都是这样。还要再买上些青菜,因为我走了,弟妹们也许还要回来的。

 其实这样我也挺开心的,不管怎么说,在他们心里有个寄托,同时他们还可以定期的变换着买些水果吃,这样对身体也有好处。

 从市场回来,就到了中饭时间了,我忙着把饭做好了,吃过饭,让爸爸和妈妈又躺下睡了,爸爸是累的躺下就睡着了。妈妈躺在沙发上咳嗽的比早上重了很多,我又让妈妈把感冒药再吃上。我也去睡了,因为真的有些累了,好多年没这样出力气的干活了,因为爸爸妈说,今年也许是最后一年让种小菜园了,明年一规划就不能再种了。所以他们比往年种的东西要多一些。最初弄小菜园的时候,是为了怕爸爸太闲着,身体受不了,一下子退休下来,什么事都没有做的。就是为了找点事让爸爸有个营生。爸爸是个闲不住的人。

 很快我就睡着了,可是又很快的一次次醒来,因为我的胳膊太疼了,用力过度,让我的肘部往下疼的难受,就这样一阵阵的疼着,又睡沉了,因为我也真是困了,不到四点我们都起来了。

 等我被妈妈的咳嗽声弄醒的时候,爸爸已经又去小菜园了,他说他要把篱笆上新长出的榆树枝给割一下,不然会挡光。

 我听到妈妈咳嗽的似乎更重了,就问妈妈:“你怎么突然又这样了,是不是着凉了。”

 妈妈说她可能是前一天早上和爸爸出去穿的少了,才会又感冒了的,也没什么,不发烧,就是咳嗽。妈妈说等吃了晚饭,让爸爸给她煮两个前两年自己偷偷种的大烟葫芦,喝上就会好的。

 前些年,爸爸妈妈每年都会在小菜园里种上几棵那东西,家人谁有个什么咳嗽、拉肚子的,喝上就好。可这些年没人再敢种了,种多少都不行,抓住可不是好玩的。所以妈妈就很仔细的保存着仅有的几只,不到万一,她是不会用的。

 我看妈妈咳的很难受, 爸爸又出去干活了,就和了一块面,把汤炝好了,边揉面边等爸爸回来。爸爸一进屋,我就用水把面泡软,拉出滑滑的面片,做了一锅水拉面。

 吃过晚饭,爸爸找出两个大烟葫芦煮上,等不烫了,让妈妈喝下了一半,说明天早上再喝一次。

 我问爸爸,明天早上干什么,爸爸说,明天不用我去了,没什么活了,让我在家睡觉。我没说什么,心里想,你说不让我去,我就不去了,嘿嘿,你说了不算滴。

 这一夜我睡的是一点也不舒服,因为怕睡过了时,心里有事,总是时不时的会醒一次。因为我不能让爸爸自己去干活,那样爸爸又会很累,妈妈又不能帮他,妈妈晚上还咳嗽的挺重的。我不想让妈妈起来了。

 早上,爸爸偷偷的起来,还以为我不知道,等他悄悄的走了,我起来一看表,不到三点半。我看了看妈妈,见她不咳嗽了,睡的很实。我就放心的穿上衣服也去了菜园。这时才三点半多,天还不是亮的很透,因为早上有点阴。

 到了菜园,我没看到爸爸在,可爸爸的工具却在菜园里放着,我知道,爸爸一定是去采艾蒿了。果然没多一会儿,爸爸手里拿着一把艾蒿回来了。看到我站在小菜园里,笑着说:“我以为你没醒呢。”

 我嘿嘿笑着说:“你以为我没醒呢,我早醒了,就怕你把我落家里,又自己跑来干活。”

 今天,我要比昨天早上还要难受,因为昨天把胳膊弄得到现在一动就疼。可我还是忍着,帮爸爸又把土豆地里的草拨干净,又把垅都培起来。很显然,我干活的速度要比爸爸快得多,爸爸嘴上一直在说着,我姑娘干啥像啥。其实,我知道,他心里明白,他是老了,可他嘴上从来不会认的。我们也从不拿爸爸老了说事,就让他还觉得他还不老,他还行。可是看着爸爸浑浊的眼睛,我怎么能骗自己,爸爸他没有老。

 帮爸爸一块干完地里的活,这才一起回家了。

 到家了,妈妈还没醒,我又把粽子煮到锅里几个,里面又煮了几个笨鸡蛋。爸爸洗脸,我就在这边找出来五种颜色的线,折成四根一样长的,又合起来,用手捻成了一根漂亮的五色线。因为妈妈说过,过端午节的时候,在太阳还没出来之前,系上五色线,再用艾蒿水洗脸,就不会招虫子了。

 我先到床边,拿起妈妈的手,轻轻的把线绕过去,尽管我很轻,妈妈还是让我弄醒了。妈妈一看我在给她系五色线,就问我:“这是你弄的呀?”

 我说:“是啊,我们小的时候,每次过端午节,都在没睡醒的时候,你就把五色线给我们系上,等我们醒了,每个人手上都有一根系好的五色线。现在你们老了,该我为你们系了。”

 给妈妈拴好,我又给爸爸也系上了一根,最后才让妈妈帮我也系上一根。

 我把爸爸采的艾蒿用热水烫上,叫妈妈过来和我一块洗脸。爸爸开玩笑的说他不用,他不怕虫子。

 今天早上,妈妈一点也不咳嗽了,您还别说,那玩意还真挺管用的。

 吃过早饭,爸爸说今天有点阴天,要去东边树林里的小菜园,给旁边那个叔叔家送几株南瓜苗,那个叔叔家种的一棵都没出。那东西晴天不能裁,只有阴天裁了才好活。那边的菜园没有井,用的都是人家井里的水。

 因为明天我要值班,这两天也真的很累,昨天就和妈妈说好了, 今天早上吃过早饭我就往回走,回家洗个澡,好好休息一下。不然八点多了,外出的人该多了,坐车会很挤,因为过节大家都休息了,出去玩的人会很多。

 妈妈早早就把上供的水果撤了下来,忙着给我装,我说我自己都有,吃不了这么多。妈妈说这是上供的果,吃了好。我趁这个时间,又把整个房间都打扫了一遍,从阳台到屋里通通的擦了一遍。

 做好这一切,我装做很轻松的样子和妈妈说:“我走了,到家给你打电话,你让爸干活悠着点,活不是一天干的,年纪大了,别逞强,那样身体会受不了的。”

 妈妈说:“你放心吧,没事的,你是一直不怎么干活,冷不丁的这样干受不了,你爸一点点的从开始就这样干,他就是累点,也不会像你这样的胳膊疼腿疼的,歇一下就好。你放心吧。”

 我穿好了鞋,也没再坐下和妈妈说什么,告诉她我这就走了,我怕我坐下她又会难受的掉泪,每次我走她都会很难受,说我像个奴隶一样的回来就知道干活。可她又怎么能知道,我为她们多做一些,我心里会多安慰。

 妈妈说:“走吧,别惦记我和你爸,你把自己照顾好就行了。我们没事的,都干习惯了。不觉得累了。”边说着话,她边往南边的阳台走去。我知道,她又是去那儿送我了。

 我下了楼,转过楼角,看到妈妈一直站在阳台上,目送着我,我边走边和妈妈摆手,让她回去。

 妈妈一直看着我,走进小树林,我故意走到一个她看不到我的地方,她看不清我了,才不舍的回屋里去了。

 我看着妈妈的背景,眼睛湿湿的,心里在想,爸爸妈妈,从今年开始,我要每年都为你们系五色线,直到你们长命百岁!

 

 我为爸妈系上了五色线 - 邂逅 - 邂逅...

 

感谢浏览/谢绝引用

 

  评论这张
 
阅读(109)| 评论(10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