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邂逅

———雪舞的世界玲珑的心———

 
 
 

日志

 
 
关于我

雪玲珑:一个女人,一个简单的女人,一个很女人的女人,一个宽容、大度、平淡的女人,一个梦里也有丁香五瓣的紫色女人。

网易考拉推荐

战争狂人的覆没(三)   

2009-12-05 07:50: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请滑动日志边框旁的滚动条进行阅读 

  

    战争狂人的覆没(三)   

 

    篇头语:当我看到这本书里记载的这些历史的时候,看到东条英机和那些日本侵略者丑恶嘴脸的时候,当我越往下看越是气愤的时候,我就在想,我要把这些让更多的中国人看到,记住历史,不要忘记这段曾经的屈辱。

 

——审判日本第四十届首相东条英机

 

一块厕所的石头

(在这一篇里,更清淅的看到了美国人更丑陋的一面,他们为了利用日本战犯搞化学细菌武器研究,竟然将日本战犯无罪释放了。)

 

在战时,东条英机确实有将日本引向与世界为敌的手腕,但在审判中他却没有向世界人民认罪的勇气。尽管在编造诺言的时候他能够面不改色心不跳,但是铁证如山,他终将逃不脱正义对邪恶的审判。

对于东条英机这个战前日本军事法西斯独裁者,发动全面侵华的太平洋战争的罪魁,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与希特勒、墨索里尼齐名的战争狂人,检察局上下早就做好了“啃骨头”的准备。为此检察局特意组织了一个以费利赤首的讯问东条小组,从1946年1月14日到4月2日,几乎接连不停地进行。那以后直到七月份还随时传讯。

对于日本惨无人道地施行化学战和细菌战,在东京审判前就引起了世界媒体的关注。在众目睽睽之下,从1946年3月16日起,由苏联的格伦斯基、美国的莫罗、中国的向哲浚和荷兰的雷林克四人对日本施行细菌和化学战的罪魁、731部队的长官石井四郎进行了审讯。在审讯中,石井对自己的畴供认不讳。

石井交待,731部队用了3850个原木,也就是活人作细菌试验,用了2450年活人作毒气试验。这其中除了562个俄国人和254年朝鲜人外,其余全是中国人。这6000余人全部被试验折磨致死。

当时的中国检察官向哲浚问道:“你们在中国使用过多少次日细菌武器和化学武器?致使多少中国人死亡?”

石井回答道:“细菌战一共进行了以下几次。第一次是1940年7月,我亲自率领一支由5架飞机组成的航空队,飞到中国华东战区,将80公斤伤寒菌、60公斤霍乱菌和8公斤鼠疫菌投在浙江宁波和金华一带。这一次有85600余人感染疫病,其中有30%的人同时感染上两种疫病,死亡率较高,其中有22600多人死于非命。”

“另外一次是在1941年4月,我派飞机在共产党根据地晋冀鲁豫边区的新乡、滑县、浚县和亚绥边区的河曲、保德、兴县、岚县等地投下400公斤鼠疫菌。半月后,驻华北日军总司令部的报告显示,共有30多万人感染鼠疫,死亡者多达15.6万余名。同年6月,我又派出两架飞机从吉林长春,飞到武汉,再转常德,在常德投下50公斤鼠疫菌,造成8500多人死亡。”

“1942年7月间,我派一支帽35人组成的远征队,由731部队生产部长川岛清带领,乘火车到南京,由南京荣字第1644部队配合,先去南京两处战俘营,将100公斤注射有伤寒菌和副伤寒菌的大饼分给50名战俘吃,然后将他们释放出去,让疫病四处传染。具体感染和死亡情况,由于无法跟踪,不清楚,但死亡惨重是肯定的了。”

“但中国政府很清楚!”向哲浚气愤地打断他。“你们那次犯罪,使两种伤寒疫病传播到湖南、湖北、广东、广西、江西、浙江、安徽等八个省的大部分地区,据不完全统计,共死亡18万余人!你们真是罪大恶极!”

“我罪大恶极!我死有余辜!”石井起身向向哲浚鞠躬又坐下。“接着,这支远征队又乘飞机分别飞向四川的万县和重庆,浙江的金华、义乌和衢县,江西的赣州等地,300公斤炭疽垫菌、100公斤霍乱、50公斤鼠疫投撒在这些地方,据驻华中国军总司令部调查显示,共有65000余人感染这些疫病致死。”

石井交待完之后,向哲浚要求石井将一切有关毒气、细菌研究的资料交出来。

“这些资料都毁了。”石井说,“这并非我不想交出来,而确实是给销毁了。”

向哲浚进一步追问:“难道你副本也没有保存吗?”

“没有,的确没有。”

“石井说,我之所以没有保存这些副本,是因为这些技术我早已熟记在心了,现在我若被判死刑,技术也会随之消失,这样也免得有人步我后尘再去害人了。”

一直在关注日本化学毒气技术的美国陆军细菌化学站研究基地特托利克研究所的艾特温博士,于石井受审的第二天已经知道了石井的处境。他意识到“摘桃子”的机会到了。于是他马上给杜鲁门总统打电话。

“毋庸讳言,这么多年由于有了像石井这样世界顶级专家和历时30年,耗资巨大的研究,日本在生化方面的成就已远在美国之上。而更主要的是,这些科技成果的背后是以6000个活人作试验为基础的,这一点,恐怕对于我们这个讲究人道的国家来说是永远也办不到的。因此,从美利坚民族的长远利益出发,我以一个专家的名义吁请总统保全石井的性命。这样,所有的成果就会为我所用。”

到手的鸭子怎么也不能让它飞了!杜鲁门作如是想,麦克阿瑟、基南等也作如是观。于是在3月22日这天,一个双手沾满中国人、俄罗斯、朝鲜人民鲜血的罪犯,被宣布无罪释放。

几天后,苏、法、荷三国纷纷就释放石井一事发表声明,强烈谴责了美国这一以一己为私而忘天下之公的行为,国际社会也为之侧目。

就在石井一事被传媒炒的沸沸扬扬的时候,通过律师已了解内幕的东条英机在狱中却不时发出阵阵冷笑。其实通过石井的交待已经看得出来,731部队大规模地使用毒气细菌武器,正是在东条执掌大权之后。如果说没有其实任陆相、首相的东条支持,731部队能够大规模使用毒气细菌是难以相向的。因此,追根溯源,东条才是日本毒气细菌占的户肇恶之源。正是为了印证这一事实,检察当局才在4月2日这天就此问题对东条巨展开了讯问。

东条同以往的讯问一样,一开篇就是一大堆冠冕堂皇的诺言,为自己开脱罪责定调子。

“日本是在的意义上研究化学战的,而禁止在实战中使用,其理由有三:第一,有国际法的约束;第二,美国在工业力量上比日本强大好多倍(指美国的毒气报复能力超过日本);第三,日本是一个岛国。”

东条的诺言可谓“条分缕析”,首先,日本属守约法,这是日本不搞化学实践的法律基础;其次,由于日本害怕美国报复,这是日本守约的现实基础;再次,日本被动的地理位置使日本的化学战是出于防卫目的,这亦是不得已而为之。乍一看,这一篇谎话还真像那么回事。但一直主审东条的费利法官已经深知东条是一条死不认帐的癞皮狗,于是费利按捺不住怒火,用连珠炮方式来痛打这只落水狗。

“你信誓旦旦说日本遵守国际约法,那么武装侵犯别国领土国际上已三令五申明令禁止,那为什么日本还照干不误呢?”

“你口口声声地说日本惧怕美国的报复,那么为什么你下令袭击了珍珠港呢?难道你不怕不宣而战这种最卑劣的军事欺骗行为会引来美国的报复吗?”

“你张嘴闭嘴说细菌化学战全是为了防卫,那么请问有将防卫武器用到别国领土,赞成他国几十万人员伤亡这样的防卫吗?难道你们日本的强盗总有这样的怪癖:当他潜入人住宅放火之后,一边揩试沾满鲜血的双手,一边会这样狂叫:‘我这是正当防卫!我这是正当防卫!’”

对于这样的讯问,东条已经习惯了,这只癞皮狗。

(省略部分)

在战时,东条英机确实有将日本引向与世界为敌的手腕,但在审判中他却没有向世界人民认罪的勇气。尽管在编造诺言时候他能够面不改色心不跳,但是铁证如山,他终将逃不脱正义对邪恶的审判。

 

 

 未完待续

  

(如引用,请不要去掉邂逅博客链接)

 

(如引用,请不要去掉邂逅博客链接)

战争狂人的覆没(三)  - 邂逅 - 相逢生命中/邂逅雪玲珑      战争狂人的覆没(三)  - 邂逅 - 相逢生命中/邂逅雪玲珑

  评论这张
 
阅读(347)| 评论(4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