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邂逅

———雪舞的世界玲珑的心———

 
 
 

日志

 
 
关于我

雪玲珑:一个女人,一个简单的女人,一个很女人的女人,一个宽容、大度、平淡的女人,一个梦里也有丁香五瓣的紫色女人。

网易考拉推荐

战争狂人的覆没(二)  

2009-12-04 09:25: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请滑动日志边框旁的滚动条进行阅读

  

      战争狂人的覆没(二)   

 

    篇头语:当我看到这本书里记载的这些历史的时候,看到东条英机和那些日本侵略者丑恶嘴脸的时候,当我越往下看越是气愤的时候,我就在想,我要把这些让更多的中国人看到,记住历史,不要忘记这段曾经的屈辱。

 (09/12/4邂逅整理)

 

——审判日本第四十届首相东条英机

 

是美国审判,更是正义审判

(在这一篇里,更清淅的看到了美国人向来独断专行的丑陋的一面。因这一篇篇幅过于长,只摘录其中一部分。)

 

东京审判的格局就如同一个合伙公司。美国由于资本雄厚,他就成了控股的“大老板”。其它国家由于资本薄弱,则由合伙人降为“打工仔”。但是共同的惩罚邪恶的使命感和维护人间正义的道义性使他们求同存异,彼此协调,最终将东条英机等战争禽兽送上了绞刑架。以此而论,东京审判既是美国审判,但更是正义的审判。

汽车在向东京飞驰,盟军最高司令麦克阿瑟将军的思绪如潮。珍珠港的那一幕幕惨景再一次浮现在他的脑海里。

那一天,夏威夷的时间正值星期日,太平洋利用舰队的士兵们正集中返回珍珠港度假,都是二十几岁风华正茂的小伙子正在那儿狂欢,以解除战争带来的紧张和疲劳。其中有一个小伙子叫戴卫,战前是哈佛法学院二年级的学生。有一次当麦克阿瑟问他战争结束后想干什么的时候,小伙子腼腆的望着眼前的远东军司令,告诉麦克阿瑟他将要娶他的未婚妻子,然后生孩子,开律师所,过一个美国标准公民的生活。当时的麦克阿瑟心中陡然生起一股父辈的慈爱,这些无邪的青年,我的孩子,我有责任保护你们回到美利坚合众国的土地上去。

然而一个星期之后,这位戴卫和他的400名同事一道被日本的飞机炸的面目全非。珍珠港事件,美军被炸沉了6艘战舰,炸沉炸伤巡洋舰各一1艘,炸沉油船2艘,飞机损失300余架。英海军遭受如此严重打击,一时失去了在太平洋上的制海和制空权。

当时的麦克阿瑟可未腹背受敌。一方面是那些死难烈士的家属的如泣如诉,作为一个孩子的父亲,麦克阿瑟有何尝不知道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凄凉呢?另一方面,参众两院那些“清义派”对我口诛笔伐,困不是罗斯福总统, 说不定他们的弹劾案还真通过了呢。

一贯有“常用将军”之称的麦克阿瑟这一次是尴尬万分。视荣誉为生命的职业军人的禀赋更让他无地自容。作为军人战死杀场是死得其所,可是在一阵突然袭击中死于香槟酒桌旁这算怎么回事呀?这次战争发动的太突然了,而这之前,美国不正在跟日本谈判吗?他们不是表现出了一副乐于合作的样子?这一切源于山本五十六那个家伙,不,这次事件的罪魁祸首是东条英机,我决不会放过这个魔鬼。

“昨天,日本政府已发动了对马来西亚的进攻。昨夜,日本军队进攻了香港。昨夜,日本军队进攻了关岛。昨夜,日本军队进攻了菲律宾群岛。昨夜,日本军队进攻了威克岛。今晨,日本人进攻了中途岛......”

1941年12月8日,罗斯福总统那篇闻名世界的讲演《一个遗臭万年的日子》在麦克阿瑟耳边再一次响起,这声音使这位司令对东条英机的仇恨已如箭在弦上,他就等着发射这支复仇之箭日期的到来。

从横滨到东京不过22英里路程。当天中午,麦克阿瑟已经站在美国大使馆的阳台上,在此后的5年时间里,麦克阿瑟,一个美国职业军人,将成为对8000万日本人具有绝对控制权的“太上皇”。为了显示征服者的权利和地位,虽然他准备一直住在美国大使馆,但是在到达东京的第二天,就把他的总司令部设在皇宫对面的东京商业区第一大厦。让美国国旗示威性地高高飘扬在皇宫的眼皮子底下。而这面国旗,在珍珠港事件的当天,曾高高飘扬在华盛顿的国会大厦的旗杆上。他已经给出了某种暗示:在即将举行的东京审判中,一定不能忘记国耻,一定不能放过罪魁祸首的东条英机。

在此之前,美国政府已经制定了一个方针,根据自己已经准备就绪的纽伦堡审判中同其他国家交涉的经验,美国认为为了便于贯彻自己的审判意图,对法院的设立,执行规划和战争犯罪等有关规定,与其以同盟国间的协定为依据,倒不如由盟军最高统帅麦克阿瑟来决定。

显然,一个世界性的审判,由一个国家的一个方面的大员来定夺,这必将损害其他国家的民族自尊心。虽然负责此次东京审判的远东国际检察团已经成立,但是他同时又从属于负责占领日本行政工作的盟军最高统帅部的一个局——国际检察局,因而它具有双重性质。

不久,在麦克阿瑟的授意下,由检察团起草的《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宪章》出台了。这就使人奇怪了,检察团本来是负责控告被告的,而现在却起草了审判之“法”。在纽伦堡审判时,国际军事法庭宪章是根据美、英、法、苏四国协定签字的,而东京审判的宪章都是由美国的统帅麦克阿瑟公布的。特别是在宪章公布的第八条——“检察官”条,强调了首席检察官除了有控告被告的职责外,还有“给盟军最高统帅以适当的法律上的帮助”,由此再次确认了盟军最高统帅和起草宪章的检察团之间的关系。

由于东京审判宪章是由美国人一手制定的,因此它与纽伦堡审判就有许多差异。

首先是审判官的异同方面,在纽伦堡,由美、苏、法、英4国各出1名审判官和1名预备审判官,法庭的规定人数为4名审判官全部出席,制度的审判官用预备预备审判官代替出席。法庭的决定要通过多数表决作出,在赞成和反对人数相同时,由审判长定夺。但是,在确定有罪以及量刑的时候,一般来说至少需要得到3人的同意。

在东京审判中,麦克阿瑟任命了5至9人的审判官(根据修正后的宪章,审判官增加到远东委员会成员国数相等的11人),并从中选定的审判长。法庭的规定人数为审判官超过半数,包括确定犯罪和量刑在内的法庭一切有关决定和判决,根据出庭审判官的超过半数的意见作出:在赞同和反对人数相同的时候,则根据审判长的意见决定。

在东京审判中,这种人数的规定执行的很松,而且在判定包括死刑在内的刑罚时,只需要单纯过半数,按规定只要有4人赞成便可以通过。因此,后来发生了这样的事情:由于在量刑表决时没有特定的规定,所以对文官唯一判处死刑的广田弘毅判决时,仅以6对5的一票之差就通过了。

在审判中未设置审判官,这也成为审判进行中的一个问题。因此,在漫长的东京审判中,经常出现不合常规的场面,即不顾某一审判官的缺席,审理照常进行。最惹人注目的是,韦伯审判长因澳大利亚本国公务缠身长期缺席,印度的审判官也缺席长达80天以上。

在不设预备审判官的背后,隐藏着麦克阿瑟的意图。1945年12月20日,美国参谋长缺席会议向麦克阿瑟转达说,国务院准备在设置审判官的同时增设预备审判官,催促他们予以研究。但是麦克阿瑟在22日的答复中说,从东京的住宿条件和交通工具等实际情况考虑,不应该任命预审官。国务院又指示说,在日本要给预备审判官以大奖级待遇。麦克阿瑟针锋相对的回答:由于战争的灾难,东京的住宅问题很严峻,很难保证那么多高级人物有地方下榻。结果,美国政府只好接受这位当地“山大王”的意见,决定不设预审官。

对于麦克阿瑟的这种独断专行,各同盟国表示强烈反对,尤其是澳大利亚和苏联。

澳大利亚是设在伦敦的同盟国战争犯罪委员会(UNWCC)的主席国家,协力主张强硬地惩处日本战犯政策。在澳大利亚代表的大力倡导下,该委员会曾于1945年8月29日,采纳了《关于日本的战争犯罪和残酷行为的劝告书》。澳主张,不应由美国主导,而应由同盟国战争犯罪委员会和同盟国各国政府共同设置中央检察机关、调查战争犯罪行为搜集证据和确定战犯名单。澳大利亚本想把指定战犯的最终权限留给同盟国战争犯罪委员会和远东委员会,但在美国的反对和英国的说服下放弃了。

由于占领日本的美国力量占压倒优势,而且很难改变麦克阿瑟操纵审判的既成事实,结果,1946年1月上旬,澳大利亚也终于接受了美国的邀请参加审判。

此外,对美国进行坚决抵抗的还有苏联,它针对已公布的东京审判宪章,尖锐指出了这一审判同纽伦堡审判的重大差异。

1945年12月末,苏联接到了美国政府的邀请。美方说,为了尽早开庭审判,希望苏联能够派审判官和陪席检察官各一人,同时,苏联还从中得知在东京准备审判日本主要战犯的进展情况。针对这份邀请,苏联的副外长S.A.洛佐夫斯基从1946年12月10日起,一连几天,就指派苏联审判官和检察官一事,同美国驻莫斯科代理公使G。凯南进行联系。

12月,洛佐夫斯基向凯南表示,苏联对在东京进行的审判主要战犯一事未接到全面通知感到不满。他要求美国把检举书的附件和主要战犯名单交给苏联,同时,详细询问了国际检察局局长基南的职权范围。对此,美国副国务卿D。艾奇逊把基南的经历和检察局的作用告诉给凯南,并指示他说,大多数同盟国已经任命了检察官,因此要转告苏联的政府任命能够讲英语的官员。结果,1月18日苏联方面通知凯南,他们已经任命格伦斯基为检察官中扎里亚诺夫为审判官,那两个人在几天内将偕同其他工作人员前往东京。

然而1946年1月9日法庭宪章公布后,苏联认为该宪章同纽伦堡宪章有重大差异,因而没有轻易地让苏联代表出发。苏联要求美国解释为什么没有像纽伦堡审判那样设置预备审判官,同时询问联席检察官是像纽伦堡审判那样独立地行动,还是做首席检察官的传话人。换句话说,苏联人想知道他们所指派的陪席检察官能在审判中发挥多大的作用。针对苏联的这个疑问,美苏之间在华盛顿、莫斯科、东京三地交涉用的电报页码足有一公里长,在交换意见的过程中耗费了大量时间。

最后,苏联方面于2月26日答复说,盟军最高统帅麦克阿瑟任命基南为首席检察官的同时,如果能够保障陪席检察官的积极活动,那么苏联将予以承认。陪席检察官的积极活动包括通过投票选定被告,并在法庭上单独提供证据,还包括能够对证人和被告进行预先审问。苏方同意法庭用语为英语和日语,但要求也使用苏方的翻译人员。对苏联的要求,凯南代理公使终于在3月14日作出基本同意的答复,并说基南要求苏联代表团尽快前来。苏联方面对不设预审官等问题还存在疑问。但美国明确指出,法庭宪章还有修改的余地。因此,洛佐夫斯基总算在3月21日通知美国,苏联代表团即将出发。4月13日代表团终于到达东京。

苏联代表团拖延了来自日本和时间,基南对些感到极为不快。但是事到如今,为了使国际审判的形式正规化,也不能把苏联代表撇在一边。可以说,美国的这种单方面的审判准备乃是产生摩擦的原因。另一方面,对苏联来说由于代表迟到,几乎未能参与构成检察官活动核心的被告选定工作。

其实美方对苏联的洽谈态度,正反应了麦克阿瑟力图支持由美国单独进行审判的想法。

1945年2月,华盛顿授权麦克阿瑟全仅处理远东审判事务的方针在国务院、陆、海三方调整委员会议上作为国策确定下来,并得到杜鲁门总统的批准。然后,参谋长联席会议于10月6日将此方针通知给麦克阿瑟,除了处理甲级战犯的国际军事审判外,该通知还规定了由美军单独对乙、丙级战犯进行军事审判的总方针。

对此,麦克阿瑟强调了他的意见,这种意见实际否定了由纽伦堡审判的国际审判模式。他请求将在监的东条英机及其阁僚作为未经宣战使袭击珍珠港的责任者,直接提交 到美国单独主持的军事审判上,而不经过国际审判。10月7日以来,他一直在执拗地和华盛顿交涉。麦克阿瑟甚至燃起了这样一种欲望,即为了满足美国政府只对乙、丙级战犯衽单独审判的规定,他居然想把东条英机等人以“一般战争犯罪(乙级)”的罪名提交到美国的军事法庭进行审判。他强调说:倘若不对东条英机及早地进行审判,以,从心理效果上来讲将犯一个更为严重的错误,应该将这次审判作为在日本进行的首次战犯审判。

对于麦克阿瑟这种貌似冠冕堂皇实则荒诞不经的理由,华府大感吃惊。因为如果将东条英机这种罪大恶极的战犯由甲级降到乙级,那么其他日本战犯将如果定级呢?其次,将罪魁祸首东条英机由美国单独进行审判,那这次审判将如何定位呢?是一手操办还是众家裁断?美国在国际社会必将十分被动。再则说,如果将元凶仅仅由美国这个目前的日本“崇主国”进行审判,这就难免给日本以“胜者审判”的口实,审判如何能在日本本土深入人心?

看着这则麦克阿瑟的“奏本”,杜鲁门总统对他手下的这员爱将爱恨交加。一则他为这名职业军人忠于职守、热爱祖国的坦诚率真所感动,另一方面,他又为这位一心想复仇的“拼命三郎”的傻大个精神感到可笑。当今国际,牵一发崦动全局,任何事哪有凭自己的一意孤行就能办成的呢?

在东条英机等人的授意下,他的律师,后来成为日本众议院议长的清濑一郎到处散布“战胜国审判”的谬论。他的这一“战胜国”有两层意思:一层是指审判由美国方面操纵,从而激起其他国家的不满中。另一层意思是东京审判是强权审判,从而把自己扮演成一副弱者的形象,妄图争取世人的同情。

可是再狡猾的狐狸也逃不过猎人的眼睛,装扮的再可怜的恶狼也掩盖不住它的吃人本性。东条英机的这种把戏不但没有引起人的同情,反倒是遭来了世人的一阵耻笑。且敌人的反间计更加深了同盟国内部的协调。

(部分省略)

这样,东京审判的格局就是如同一个合伙公司。美国由于资本雄厚,他就成了控股的大老板,其他国家由于资本薄弱,则由“合伙人”降为“打工仔”,但是共同的惩罚邪恶的使命感的维护人间正义的心使他们求同存异彼此协调,最终将东条英机等战争禽兽送上了绞刑架。以此而论,东京审判既是美国审判,但更是正义的审判。

 

 

 

 未完待续

  

(如引用,请不要去掉邂逅博客链接)

 

(如引用,请不要去掉邂逅博客链接)

战争狂人的覆没(二) - 邂逅 - 相逢生命中/邂逅雪玲珑      战争狂人的覆没(二) - 邂逅 - 相逢生命中/邂逅雪玲珑   

  评论这张
 
阅读(197)| 评论(1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