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邂逅

———雪舞的世界玲珑的心———

 
 
 

日志

 
 
关于我

雪玲珑:一个女人,一个简单的女人,一个很女人的女人,一个宽容、大度、平淡的女人,一个梦里也有丁香五瓣的紫色女人。

网易考拉推荐

两个对我恩重如山的女人  

2009-01-31 18:34:29|  分类: 随笔: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两个对我恩重如山的女人 - 邂逅 - 邂逅

 

 两个对我恩重如山的女人 - 邂逅 - 邂逅

 两个对我恩重如山的女人 - 邂逅 - 邂逅

 

 两个对我恩重如山的女人

 

文/邂逅(原创)

 

初四那天,我值班,下班后直接又回父母家了,因为初三那天,上班的上班,有事的有事,几个孩子都在那一天离开了父母家,一下子热闹的家瞬间变的冷清了,我怕父母适应不过来,就又急着回去了。那天和父母聊了很多,睡的很晚,都过十二点了,母亲还没有想睡的意思。

那天吃过晚饭,和父母聊起了孩子的话题,母亲说女儿如果长的像父亲多些,那就会有福气,儿子若是长的像母亲多一些,那才会有福气。虽然知道这未必都是很准的事,但一向听母亲话的我,还是应着母亲的话题聊了起来。

我说妹妹长的就像父亲多一些,我觉得妹妹就很有福气,母亲也说是的。说到我自己,我说我怎么不像你和爸呀,母亲说我像姑姑,姑姑就是鼻子尖尖的,圆圆的团脸,眼睛和我的一样,微微的向内凹些。可我和母亲谁也没有说到我是不是也算是有福之人。

我把话题一转,说道:“那年父亲带我送奶奶回老家,去姑姑家,我只记得姑姑家很干净,木制的窗台上光光的,一点灰尘也没有。姑姑穿的那件深兰色平纹斜襟上衣干净的一个点儿也没有。地面虽然直接就是土地,可是平整且干净又利索。(那个年代一般的农村家庭像姑姑家这样干净的也许还不是很多吧。)姑姑把我揽在怀里时还落了泪。”那年我还没有上学,这虽久远但却很清晰的记忆一直留存到现在。

在我的记忆中,第一次看到奶奶时,奶奶就是个小脚老太太,花白的头发,但走起路来却利索的很。奶奶来的时候从来都是把她最旧的衣服穿上,到了我们家,母亲就会用她那双巧手,在第一时间为奶奶从里到外做上一套新衣服,奶奶愿意穿母亲做的绣花鞋,母亲就是熬夜也得为奶奶做上一双新鞋,奶奶说只有母亲做的鞋穿在脚上才舒服。那些年生活那么拮据,妈妈也变着法的为奶奶改善伙食,奶奶喜欢吃带馅的东西,妈妈不管多忙,奶奶来这些天她都会尽量的为奶奶做喜欢吃的。奶奶眼睛不是很好,吃面条的时候她总是问父亲,为什么她面前盘里的卤颜色浅,而我们的却发红,父亲告诉奶奶,你的盘里鸡蛋多,我们的酱放的多。

父亲上面有三个哥哥,姑姑是最大的,姑姑和父亲的年纪差的很多,早些年,农村人成家都很早,奶奶也就大姑姑不到十几岁吧。奶奶最疼三大爷,对父亲并不是很喜欢。

那些年,只要是三大爷家没有钱用了,或是有什么事了,奶奶就会来我们家。只是说自己有病身体不好,每次来的时候都是一个人,父母总是要留奶奶在我们家生活,奶奶从不愿意。来的时候,奶奶从不用人送。可每次奶奶从我们家回去的时候,母亲总是让父亲找工作能脱得开的时候,把奶奶亲自送到家,虽然奶奶总是说她自己能回去,可母亲却不肯,母亲说她不放心,一定要父亲送奶奶回家,父亲也总是听母亲的,送奶奶回去时,父亲总是喜欢把我带上,等我上了学走不开时,就带妹妹一起回去。

有一次电报来了,说奶奶病危了,父亲在工作和生活都脱不开的情况下,准备了钱就赶紧回了老家。现在从大庆到老家只要四五个小时就行,可那个年代回一次老家麻烦的很。单位还不是说走就能走得开。可是母亲却什么都不会说,就让父亲请了假赶紧回去。可老家的人不知道父亲会回去的那样快,父亲到家的时候,奶奶在为三大爷家忙里忙外的干活呢。父亲说:“妈你这不是挺好吗,怎么说你病危了?”奶奶说:“你三哥没钱了,现在活又这么多,我怎么走呀,不说病危你能回来吗。”

父亲那次是真的生气了,不然也不会有了那次奶奶真的病了的时候,变成了狼来了,父亲已经不再相信三大爷了。最后误了给奶奶送终,因为三大爷骗父亲不止一次了。

因为父亲没再相信三大爷,奶奶走了父亲虽然没有回去,可母亲还是要父亲给家里寄回了钱。没多少天,三大爷就来我们家了,父亲很吃惊,不知道三大爷的用意,后来才知道,三大爷是来和父母要钱来了,说奶奶不在了,他们还得按时的往家里拿钱,因为我们家比他们生活的好,要是没了我们的接济他们日子没法过。这次母亲没有再像以前那样,他们说什么就是什么。母亲说:“三哥,不是我不讲理,老人在的时候,我们什么都不说,再紧也得给,因为老人在你们那儿,我们不管你们是怎么对老人的,也不管老人帮你们多少,只要家里有事,我们会尽自己所能帮你们,可现在老人不在了,你没有借口再管我们要钱了,如果你做的好,像个哥哥样,想给那是我们愿意,不给你钱,你也和我们说不着。”三大爷没想到母亲会这样说,因为那些年母亲从来都没说过什么,他们只要张口,母亲就会给钱,不管自己多紧张。依着父亲那次就不会给三大爷一分钱的,可是善良又讲理的母亲却还是和父亲说:“三哥人都来了,我们这次就给他点钱,别让他白跑这一趟,以后就自己过自己的日子吧。

话虽然这样说,但在后来的这些年中,母亲的工作也找了回来,和父亲两人挣双分的工资比起一般的单职工家庭生活条件要好的多。后来三大爷年纪大了之后再来我们家的时候,母亲也总是会给三大爷一些钱,三大爷总是会脸红着说:“弟妹,三哥那时候真的是做的不好。”母亲总是会说:“血是浓于水的,现在我们生活好了,给你些钱对生活不会有什么影响,但是那些年,你不会知道我们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每次给你拿完钱,我们都得紧好一阵子。”

说到这些,父亲接过话题说道:“我从小就是你大姑代大的,你奶奶生了我,可是她并不是很喜欢我,虽然我是个最小的,她并没怎么照顾我,都是你大姑照顾我的。”说这话时,在父亲略有些混浊的眼中,我看到了隐隐的泪光。我能体会到父亲对大姑的怀念之情。

父亲上完高小后,没有再上学,十几岁就去当兵了。还参加了朝鲜战场的收尾工作。妈妈说:“虽然奶奶不是很喜欢你爸,但她生了你爸,没有她你爸不会来到这个世界。你爸很小就当兵走了,她本来就不是很喜欢你爸,这样一来,就更没什么太深的感情了,因为在她身边的时间太少了。可我们不能因为这个就不对她好,老人怎么都是老人,在我们条件允许的情况下,能帮就帮老家人一下,这没什么的,只不过我们少吃些、少穿些吧。”

其实我知道那些年,父亲和母亲是怎么过来的,虽然和其他人家一样,生活条件都差不多,如果要少吃点少穿点,那得怎样才能从我们的生活费中挤出来呀。可我们家孩子穿的从来都很好,因为母亲手巧,别人能穿出来的母亲就能做出来,别人没有的,我们一样有,只要母亲用心,我们家的孩子穿的衣服,永远是最新颖的款式。我和妹妹编的辫子,总是能时常的有新的花样。

大姑是什么时候去逝的我记不太清楚了,因为那时已经上学了,家里孩子多,我们学习从没用父母操过心,但是生活上的事,一般的父母也从不给我们添麻烦。我只记得第一次看父亲哭,那就是奶奶去逝了。那天放学回来,母亲破例的没有做好晚饭,父亲眼睛红红的,坐在靠南边的窗台下,一声不响。等我们都回来了,父亲和我们说:“你奶奶走了。”记得我和哥还有稍大一点的弟弟都楞那儿不知道怎么办好了,妹妹哇的一下哭出了声。妹妹这一哭,惹得父亲大颗大颗的泪滴又落了下来。这个场面我永远都不会忘记,那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看到父亲落泪。现在想想,那时的父亲是怎样的心情,我无法体会。因为三大爷总是骗父亲说奶奶病危,父亲这次才因为没有相信他而误了给奶奶送终。

这时候母亲说:“你奶和你大姑对你爸来说,是这一生最中重要的两个女人,大姑很疼你爸,你爸对你大姑的感情也很深。奶奶虽然不疼你爸,可你爸却一样的很疼你奶奶。”父亲接着母亲的话说到:“唉,这两个女人在我的一生中,一样的重要呀,她们一个生了我, 一个养了我。”

这让我一下子想起了潘长江的那首歌:“两个对我恩重如山的女人!”

 两个对我恩重如山的女人 - 邂逅 - 邂逅

 

 两个对我恩重如山的女人 - 邂逅 - 邂逅

 

 感谢浏览/谢绝引用

 

  评论这张
 
阅读(143)| 评论(4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